headerphoto

海南家事法庭用“心”唤亲情“归港”试点一年案件调撤率达到70.0

2017-11-07 21:45

    三亚城郊法院

    文昌市法院家事法庭负责人王丽法官在受理该案后,认为主持双方调解对孩子来说可能是最有利的,能够让孩子得到双亲的照顾。王丽法官打电话联系梁某,梁某不愿意来来法院领取诉讼材料,也不愿意会见女方,之后拨打其电话拒绝接听。后经当地派出所所长做其家人及其本人思想工作,梁某最终同意到法院接受调解。

    身处温馨的“会客厅”,看着结婚时甜蜜的照片,听着法官拉家常式的调解,符某兰不由得抹起了眼泪。“丈夫这个人好的时候也挺好,就是脾气太暴躁。”

    相关链接

    准备离婚的夫妻重归于好

    据介绍,海南试点法院家事审判工作在审判理念、体制机制、工作方法等方面均取得较大进展,改革试点工作成效初步显现,家事审判新理念进一步确立,从单纯的审理判决转变为以修复感情、弥合亲情为主,审判方式从对抗式转变为探究式为主,工作机制从法院单方化解转变为与社会联动合力化解,审理的关注点从财产分割为主转变为修复感情、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离婚案件离婚率呈现下降趋势,调解和好率明显上升,在心理咨询师、妇联干部以及家事调解员的助力下,对“问题”家庭的治愈性功能得到了初步发挥;家事审判工作机制不断创新,积极探索心理辅导干预、家事调查、家庭会议、判后回访、设置婚姻冷静期、出具离婚证明书、建立反家暴工作平台和工作机制等;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成效显著,与当地妇联、公安、民政、乡镇、村(居)委会等部门创建了形式多样的协作方式。

    法官王丽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元惠卿摄

    符某来文昌市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儿子的抚养权,称自己和前夫梁某自去年离婚后,双方协议孩子由前夫梁某抚养至10周岁。但前夫未尽到抚养义务,对孩子不管不顾,连孩子的学费也不交。目前是自己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既然梁某不愿意照顾孩子,不如变更抚养权,由自己来照顾。

    选择什么样的人审理家事案件,成为家事法庭的核心和关键。“我们以过硬的文凭学历、丰富的社会阅历和长期的办案经历为标准挑选‘能工巧匠’,从民事审判庭、少年法庭等部门抽调法官组成家事法庭。同时着眼培养精兵强将,调入在一线摔打锤炼过的一段时期的青年法官。目前,家事法庭形成了4名员额法官,4名辅助人员的审判团队。从法学理论、审判经验、调解心理、民风民俗等方面,全方位打造家事审判领域专业的人才传承体系。”该负责人介绍,另外向社会公开选聘27名特邀调解员、2名心理咨询师。他们在“会客厅”式的审判庭里,让当事人有家的感觉;在专业审判基础上,用温情和耐心去化解双方矛盾,做到“合也温馨,离也温馨”。有了‘家’的氛围,当事人就少了几分惶恐、局促和严阵以待的较劲感,会不由自主生出几分暖意、放松和说理诉情的平常心。

    琼山法院

    为了能促使双方和解,在设定的3个月冷静期即将期满之时,文昌市法院汇聚多方力量,成立了联合调解小组,开展了一场面对面、心连心的联合调解。法官劝说原被告双方:作为女方,在家庭当中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照顾家庭,教育子女;人都有优缺点,如果老是揪住对方的缺点不停抱怨,不利于家庭的和谐圆满;女人就好比水,女人要善于用水溶化、化解男人之火;作为男人,要多体贴妻子,注重夫妻情感沟通,如果还想要继续夫妻的名分,就要放下过去,共同认真过好生活。男女双方一起走过了20几年的风风雨雨,携手打拼出今天的生活条件,要懂得珍惜。最重要的是,两人作为父母,要以身作则,在孩子面前要互相尊重,为孩子树立良好的榜样。要为孩子创造健康的生活环境,如果两人真的离婚了,对于孩子来说会是永远难以弥补的伤痛,也会影响她们将来对伴侣的信任、对过好幸福生活的信心。

    “我们设计了‘离婚成本计算’等,探索出了家事审判中的‘诉讼冷静期、视频再教育、甜蜜勾回忆、亲情齐规劝、社会同介入、私密重保护、案后必回访’的亲情弥合法。”在文昌市法院家事法庭负责人王丽看来,家事纠纷不能简单地裁判“是非”,而是要将弥合感情、消除对立作为纠纷处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用“心”呼唤亲情“归港”。

    为啥要成立单独的家事法庭?这个法庭跟普通的民事法庭有啥不一样?

    王丽了解到,符某兰通过打工跟丈夫认识,婚前自由恋爱,共同生活10多年后补办结婚登记,婚后又生活了10年。她起诉离婚主要是不满丈夫的暴力行为。“我怀疑妻子在外有第三者,但看在两个女儿的份上,我不想离婚。”符某兰的丈夫说。

    沙发、茶几、绿色植物……会客厅式的布局使得文昌市人民法院家事法庭处处传递着“和”的理念、家的温暖。设置“圆桌式”的审判庭,悬挂“家和万事兴”等具有浓厚亲情色彩的字画,以妻子、丈夫的席位取代传统的原、被告席位,通过营造温馨、感性、和睦的环境气氛,唤起当事人对感情的回忆和对家庭的不舍,淡化双方的对抗意识。调解桌旁摆放相关家事纠纷知识和典型案例的小册子,挂壁式电视机则视情况播放结婚誓词、相关微电影等,缓解紧张气氛,在化解当事人矛盾中能起到润物无声的作用。

    “家事案件是与千家万户密切相关的社会化工程,不是法院一家的独角戏。”王丽说,多元化调解是“优先结案方式”。引入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家事纠纷化解,尤其是让妇联工作人员参与到家事案件的审理、调解中,在妇女权益保障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联合民政等部门,为即将走入婚姻殿堂的准新人集中讲课,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家庭,婚后将承担起什么样的家庭责任;与妇联共同开展反家庭暴力的宣传工作,共同预防、制止和惩戒家庭暴力行为。

    结案2267件

    试点效果

    打亲情牌设“冷静月”

    其中调解(撤诉)1588件

    调撤率70.05%

    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互相指责,剑拔弩张,昔日的夫妻感情荡然无存。

    文昌市法院家事法庭一直秉承修复感情、弥合亲情的理念,尽最大努力维系家庭和谐,维护妇女、未成年人和老年人合法权益,近日高效调撤一起变更抚养权纠纷案件。

    王丽说起她成功调解的这起离婚纠纷,心里很欣慰。符某兰要与丈夫林某离婚,小女儿由她抚养,丈夫每月支付抚养费至小女儿年满18岁。符某兰1995年生下一女,现已年满20岁。2006年生下第二个女儿。“刚结婚时,我觉得自己找到了幸福美满的婚姻,但好景不长,婚后丈夫的脾气越来越火爆,有时话不顺耳就打人,小女儿由于常受惊吓,见到他心生恐惧,心理受到了极大伤害。丈夫的暴力习惯积久不改,我难以忍受,只能起诉离婚。”符某兰神色黯然。

    不久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在全省法院全面推开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作了部署。海南在省一中院、儋州法院、琼山法院、三亚城郊法院、文昌法院、陵水法院等6家法院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改革试点一年来,试点法院共收案2416件,结案2267件,其中调解(撤诉)1588件,调撤率70.05%。

    陵水法院

    省一中院

    “家是人一生的生命港湾,是社会最基本的细胞。家庭关系的和谐关系到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婚姻家庭、抚养、继承纠纷都属于家事案件范畴,是民事审判的第一大类案件,数量庞大。近3年来,全国法院每年审结的一审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件均在150万件以上,且呈逐年增长的趋势,约占全国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左右。由于家事审判所调整的亲属关系具有不同于普通财产案件的人身性、敏感性和社会性特点,对专业化、人性化审判的要求日益凸显。建立新型家事纠纷调处机制,是人民法院倾听群众呼声、回应群众关切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妇女、老年人合法权益。”王丽介绍,文昌市法院作为最高院指定的第一批家事审判改革试点法院之一,自2016年6月成立家事法庭。一年来,文昌市法院家事法庭受理家事案件89件,调解及调撤61件,调撤率74.39%;三个派出法庭共受理家事案件280件,调解及调撤158件,调撤率60.54%。家事法庭受理离婚纠纷68件,调解和好及调解撤诉共49件,调解和好率79.03%。

    “家事纠纷特殊而复杂,人身、财产权益中渗透着情感、伦理,且具有私密性和人身依附性,往往难以举证和认定,不能简单地把家事案件等同于其他民事案件。”10月20日,文昌市法院有关负责人说,一些案件如果处理不好易引发家族间冲突,甚至转化为刑事案件。

    文昌法院

    唤起当事人对家的回忆

    一年来共收案2416件

    “会客厅”法庭

    儋州法院

    “家和万事兴,夫妻同心,黄土变金。希望你们能够多沟通,互理解。”王丽认为这对夫妇有着很大的和好希望,为双方设置了3个月的冷静期,希望他们回家后仔细考虑离婚的后果,审慎决定是否坚持离婚。

    讲人情、法理和道德习俗

    王丽劝导这对夫妻要放下过去,珍惜当下,一切向前看,要注重沟通的方式,不能冷嘲热讽,为了家庭要相互妥协和让步,为了婚姻相互理解和包容。王丽的话让符某兰深受触动。她最后点头答应不离婚,希望丈夫以后注意沟通的方式,改变暴躁的脾气。男方当场答应愿意做出改变。法官推心置腹、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当事人冰释前嫌,一个濒危婚姻成功得到挽救。

    家事法庭试点法院

    “今天你们就把我当成一个可以倾诉的家人,把法庭当做客厅,就像唠家常一样。”10月20日下午,文昌市人民法院家事法庭里,一起离婚案正准备开庭,开庭前,法官王丽这样劝导当事人。面临逐年增多的家事案件,2016年6月,文昌法院率先成立家事法庭,成为我省第一批“吃螃蟹者”,把家事案件从民事案件中剥离出来,专门审理离婚、“三养”(赡、抚、扶)、继承、家暴、干涉婚姻自由等10余类因为家庭矛盾纠纷引发的案件,“巧断家务事”,用“心”唤亲情“归港”。

    据了解,梁某可能怀疑孩子并非自己亲生,所以拒绝抚养。王丽法官询问梁某为什么对小孩不管不顾,梁某表示这段时间经济比较困难,周转不过来,所以没有支付小孩的学费和生活费。王丽法官从法理、人情和道德习俗的角度劝导梁某要尽到抚养责任,不能仅仅因为工作繁忙而放弃一位父亲应尽的义务。梁某当场承诺愿意偿还女方垫付的3550元,以后悉心照顾孩子,承担孩子抚养阶段的学费及生活费,尽到一位父亲的责任。女方听到梁某的承诺,非常满意,当场答应愿意撤回起诉。一宗变更抚养权纠纷案件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被高效调撤。

    我省法院全面推开“家事法庭”模式

    1小时调撤一起变更抚养权纠纷案